言某人今天不画画

好好一个底层画画的

【奇梦人x渺若凡】花店

奇梦人x渺若凡

一个脑洞

其实不会写东西


花店从外面看着很小,其实不然。


难以计数的花卉从屋里摆到了屋外,从地上挂到了空中,花香挤满了这间不大的小店,只容得下一个姑娘如同蝴蝶一般在这之间游走。


男人推开门的时候,惊扰了挂在门边的翠色风铃,清脆悦耳,若凡也放下手中的一篮白蔷,微笑着看着他。


“有什么需要吗,先生?”


“我想买一束花。”


男人穿着很华丽,留着卡其色长发,拄着水晶手杖,像是一个来自中世纪的贵族,不曾穿过店外的喧嚣,就安静的融进这个小小花店。他站在门口,也不走进去,也不看琳琅满目的花卉,漂亮的碧绿眼睛隔了花架微笑的看着若凡。


“送给一个朋友。”


若凡继续问道,“您的朋友喜欢什么花呢?”


“金叶水沙莲。”男人说了一个名字,若凡皱眉摇了摇头,“恕我孤陋寡闻,没曾听闻过这种花,小店也没有。”


男人笑着问道,“那,你喜欢什么花呢?”


“我?”若凡愣了一下,“我……我没什么喜欢的花嘶。”


若凡一下咬了舌头,“不,那个,我是说我都很喜欢,所以,所以没什么,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真可爱。”


男人又拿着手杖点了点面前一盆小雏菊。“这个也很可爱。”


“雏菊,永远的快乐。”男人很是满意的点头,“就她吧,可以让我写一张卡片吗?”


“当然可以。柜台上就有卡片,我给您换个花盆吧。”


若凡低头忙碌的时候,男人站在门口写完了卡片,又取出一个装满液体的玻璃小瓶,把卡片压在了门边柜台上。


“那这瓶金叶水沙莲的香氛,这次您可不要拒绝。”


清脆悦耳的风铃声。


等若凡从花里慌忙抬起头的时候,男人已经推开门离开了。


若凡急忙追了出去,门外是喧闹的车来车往,左顾右盼又不见那男人。


“他花都没拿,也没说送哪,这……”若凡回了店里,一眼看见漂亮玻璃瓶压着浅粉色的卡片。


赠永远幸福快乐的若凡。


“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我的名字?”若凡小心的打开玻璃瓶子,奇异的花香瞬间充满了整个花店。“好香啊……好熟悉的味道……”


“我在哪遇到过吗?”若凡伸手弄了一下小小的雏菊,“好奇怪的人。”


雏菊花语:


永远的快乐,暗恋,和离别。



写到后面没感觉辽

有生之年希望自己能有画完这个的图力









1+1=3
这是三倍的快乐啊!
你们知道我有多快乐吗!
奇梦人x渺若凡

亡灵公主和吸血鬼play
大图不想画了裁了个头假装画完
在现场,我是最左

“砚寒清!!!”
“殿下来晚了,只剩这点南瓜粥了。”
“那……我的糖给你。”

我爱的cp必须过节!

【天梅】想听钟声就敲钟,想吃粮就自己产。

沙雕段子文,主天梅bg向现代paro。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因为我已经卡文了,但是我就是要安利!

想听钟声就敲钟,想吃粮就自己产。

苦笑 jpg.:)隐约记得我好像是个底层画画的来着,所以写文没水平,图一乐呵

求同好和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

02

凛若梅搬回家和父亲一起住了,家里人多热闹的不行,又说族里走失多年的小叔叔还找回来了,不过好像失了幼时的记忆也记不清家里的人,不过家里人还是开心的不行要庆祝。聚会地点定在了红冕剧院,看完戏旁边过道就是啇酒楼,吃吃喝喝下来一众人都快乐。

凛若梅雪碧喝多了,跑出去找洗手间,猛地就看见走廊里被几个人围住一脸弱小可怜无助的天罗子,二话不说把人拖了出来。等晚风把她脑子吹清醒的时候她想起来这会回家里了,没化妆,天罗子怕是都认不出来。

心里一皮,就想像是不认识一般潇洒走人。

天罗子说,谢谢你鸭!没想到又见面啦!

又?又什么又?家门口那一眼你居然记这么久吗你这个颜狗!

凛若梅气到要炸了,表面还要维持微笑。

玄嚣扛着和自己拼酒被放倒的天谕路过,哟十九弟,这姑娘谁啊?

天罗子笑得依旧一脸纯良,这是我前女友。

玄嚣和凛若梅内心皆是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玄嚣心想这姑娘长的不错可惜眼神不好。

凛若梅心想你居然识破了我天衣无缝的伪装!

正要一巴掌拍上去,就见不远处站着打电话的自己刚回来的小叔叔也看了过来,一巴掌愣是减速慢行缓缓放到天罗子肩上,随后芊芊玉指收紧。

天罗子一脸无辜,若梅你轻点。

玄嚣脚下一滑差点把老婆摔了出去。

等隔天早上玄嚣抱着天谕醒来,慢悠悠的抽着事后烟,突然一激灵,掏出手机在家族群发了句【小十九早恋 !!!】

逸冬青立马刷屏了十几张黑后问号表情包。

玄嚣快乐的放下手机抱着天谕去补回笼觉了。



【天梅】想听钟声就敲钟,想吃粮就自己产。

沙雕段子文,主天梅bg向现代paro。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因为我已经卡文了,但是我就是要安利!

想听钟声就敲钟,想吃粮就自己产。

苦笑 jpg.:)隐约记得我好像是个底层画画的来着,所以写文没水平,图一乐呵

求同好和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

01

凛若梅和天罗子的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相当有趣了。当时天罗子还沉浸在自己家庭教师说太岁背着他偷偷出国学习的悲痛之中,雏鸟情节爆发之下各种委屈难过,蹲在梅花树下抽泣了半宿。而凛若梅当时就蹲在梅花树上,胭脂花了大半张脸,整个人的造型怪异的不行。

凛若梅被他哭烦了,就折了梅花枝子丢了下去,刚好砸在天罗子早上被自家十八哥绊了一跤头上磕的包上,疼得他当即跳了起来,结果蹲了半宿的脚早就麻了,一下子跌向了梅树,一百多斤的肉体晃的梅树掉了一大片梅花,也晃的凛若梅脚下一个打滑就栽了下来。天罗子就见树上掉下一大团花花绿绿的东西,赶忙给人做了肉垫,疼得差点当场歇逼。

爬起来一看砸着自己的姑娘,长的竟是……如此令人难以描述,天罗子心态有点崩。

再后来凛若梅为了躲避追求者拉上天罗子假装男女友的时候,天罗子反而看开了,两人撸着袖子在凛若梅家后院树下乘凉啃西瓜的时候,天罗子说,那小火汁热不热啊,要不给他也送块瓜吧,看他在门外站了半天了。天罗子一打开话匣子就关不上了,啃着西瓜嘴上叭叭叭的说开了。

一说门外那小伙每日都来风雨无阻,他要是有这个毅力去学习他妈不知道要多开心,又说那小伙人帅多金还学过什么什么剑道,嚯,听着就牛逼!天罗子心虚的看了眼自己的小细胳膊,继续大声逼逼。

我说着说着我都觉得小火汁简直完美啊除了眼神不好居然看得上你……凛若梅一刀切开西瓜,刀法之凌厉……天罗子咽了口瓜,选择安静吃瓜。

后来他俩“和平分手”之后的某次,天罗子跑来找凛若梅,却在她家门外梅树下惊鸿一督一个美少女,美少女三步并两步进了屋,捞过化妆台上一堆瓶瓶罐罐一顿骚操作画了一个令人难以直视的妆,掏出一身最丑穿搭季度前三的衣服收拾好,只用了三分钟就出门一巴掌拍在了天罗子脑阔上。

看啥呢看傻了啊?

好漂亮的小姐姐鸭!

凛若梅这就有点气了,但是她感觉自己气的不在点上。于是说正事自己要搬家了,以后也不回来了。

天罗子捻着袖子,心想,这梅花真好闻。


亲友已经在怀疑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了|ω・)

又到了lof滤镜比我会上色的时候